订阅赛事 | K-1规则 | 培训教育 | K-1商城  Language
banner主图

K-1培训认证申请

合作伙伴

首页 > 新闻报道 > 现场访谈

【花絮】周志鹏讲述K-1背后故事 少林翻译日本轮椅

2013年09月17日 16:59

 

    9月15日凌晨,中国拳手周志鹏在西班牙马洛卡进行的2013年K-1MAX世界16强大赛中判定击败了美国拳手乔伊,晋级8强,他也成为K-1自2002年设立世界MAX70比赛以来,第一位晋级了第二轮比赛的中国选手。
    9月17日,返回到国内的周志鹏在K-1中国公司位于北京的办公室进行完新浪微访谈后,接受了新浪体育的采访,解密了很多赛后不为人知的事情,比如他一个人独行万里,一个人没有任何助手闯荡西班牙,差一点错过接站人。在当地,组委会给他找了一名号称曾经在少林寺练过2年散打的西班牙人当翻译,结果越翻越乱。还有周志鹏在擂台后台和世界强者播求、安迪-苏瓦的互动,以及日本冠军城户康裕奋力战斗后坐着轮椅离开赛场等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人旅程磕磕绊绊
    周志鹏是从中国启程开始谈起的。按理说,作为职业拳手,赛事组委会为他提供了拳手的助手费用,包括飞机和住宿,但是在8月27日K-1中国和周志鹏签约后,K-1国际的老总金健一通过K-1中国的CEO杨燕姬告诉周志鹏说,这次他去西班牙,不会有中国人陪伴,而是要一个人去,他要去学会沟通以及照顾自己,擂台都不怕,还怕一个人去赛场么。在西班牙,阿林(K-1国际总教练,K-1方面为周志鹏请的教练)会等着你的,因为你早晚要走出这一步。
    当时周志鹏答应了金健一的要求,他说:“我其实以前也出国打过很多比赛,比如去德国、日本、新西兰,阿联酋等等,但是一个人去还是第一次,我英语不行,不过这种锻炼是早晚的事情,所以走之前就让K-1中国的工作人员张小姐给我写了一份材料,把路上可能碰到的问题都写在了上面,还在手机上下了一个翻译软件,用来和外国人交流,就这样我9月10日一个人上路了。”
    周志鹏的飞机不是直飞,而是要到德国的法兰克福入境欧盟申根国家,然后再从法兰克福飞到马洛卡。
    周志鹏说:“我到法兰克福后,先出来交签证检验,那个女签证官跟我先说了德语,然后是英语,我当然听不懂,就把事先写的那个我是到西班牙去做什么,打K-1比赛什么的材料给她了,她旁边的一个男的签证官一看,就说,‘哦,K-1’,然后做了个拳手的姿势,看起来是粉丝,然后就让女签证官给我盖了入境章,就通关了,很顺利。”
    抵达了马洛卡后,周志鹏在机场转了3圈也没找到自己的行李,最后就剩下他和几个人了,用手机软件找一个外国女士问行李,“那女士也不知道,我们就一起找机场工作人员,原来我们的行李都在另外一个6号机上,过去一看,我行李在那里转呢。出来再找接我的人,本来说外面有个人拿着K-1的卡片接我的,但是我却没见到,我以为因为拿行李时间太长了,他走了。急的我又到处找电话,我的手机没漫游,只能找当地电话,找了个投币的,我又没欧元硬币,只能到处找换的地方,等我换了硬币,接我的人也来了,他原来迟到了,这份乱。”

翻译是中国散打粉丝
    马洛卡是欧洲有名的度假地之一,周志鹏说:“到了酒店,酒店的环境很漂亮,后面有游泳池,大海,我房间外面阳台就能看到港口,吃的还不错,就是没辣椒,我们湖南人想辣椒啊。训练的时候,阿林叫我来训练,吃饭给餐票,我们俩有交流的时候,就用手机软件翻译,我说一句翻译给他,他打一句给我看,其他的就用肢体语言。”
    赛前的称重也出了问题,周志鹏说:“称重当天,酒店的秤不准,我一开始称的是69.5KG,阿林让我让我拿瓶水,一看70KG,阿林说,你到下午称重前,可以喝这瓶水了。没想到2点试秤,结果一看70.5KG超了0.5KG吓了一跳,阿林吓得眼睛都瞪出来了。不过后来他说没关系,告诉我个方法,痛苦啊,又减了0.5KG。过了半个小时我再去秤69.8KG正好过了。”
    比赛的日子是最有趣的的,为了加强沟通和准备,周志鹏说:“比赛当天,酒店来了个外国人,张口就跟我说中文,原来是给我找了个助理翻译,他说他在少林寺待了2年,练了2年功夫,这个比划,对中国特别热情。比赛前的准备会,阿林跟我说要进攻进攻,不要退,让我压着他1、2、3打重击接一个腿,不要打5、6、7、8拳那种没效果的拳。但是1、2、3接腿这个战术他说不出来,翻译讲了半天没翻译清楚,我说是不是打1、2、3、连击,他说对对对,就这么战术安排完了。”
    周志鹏的对手乔伊在2010年前在中国打过两次比赛,都输给了中国选手,不过周志鹏说:“他和以前不一样了,这两年KO了好几个对手。在赛前准备的时候,阿林就和我说他的右手摆拳和右手勾拳都很重很犀利,要注意。我知道他力量大,但是速度没我快,所以要以巧取胜,避开他的重拳,他一直被我牵制。不过乔伊也很狡猾,比赛开始后,我们俩都斗了一下心理,互相等着对手进攻,他也想抓我反击,我也想激他一下,裁判过来给我们俩一人一个消极,要求进攻,他坚持不住攻出来,我看着他的空就打了他几个迎击重的。把他的心理和体能都打垮了,后面我第二局开始压着他打了。”
    对于第三回合那个可能KO对手的连击,周志鹏说:“那个连拳,他只能招架,来抱我阻挡我的进攻了,当时裁判在我后面,我想让裁判分开我再打,结果这一停他缓过来了。”
    在训练中,都能看到一个外国眼镜哥在和周志鹏说话安排战术,周志鹏说:“他就是那个翻译,我们赛前专门安排了各种战术,他还标注了中文音标,力求发的准确。但是真打起来,到了场上都乱套了,只能用肢体语言,肢体比划告诉我,让我打勾拳,打他空挡。打完后,阿林和我交流说打得不错,把腿都用上了,腿膝的组合意识表现得还可以。不过他也说了一长串的缺点,我没太听懂,下次去加拿大训练的时候,有翻译一定要好好问问。”

中日韩拳手一房间
    记者随后问了周志鹏一些在K-1后台的事情,拳手都是红角在一个房间,蓝角在一个房间么?
    周志鹏说:“不是的,我们这次是3个人一个房间。我和日本的城户康裕、韩国的李星玄一个房间。我到了赛场,奈德给我绑好拳带就走了,翻译一趟一趟跑到前面去看比赛还有多久,所以就我一个人和他们两个团队在一起。我其实认识城户康裕的助手,以前老看到他在魔裟斗的身后,是魔裟斗团队的一员,到中国带山崎洋一来的时候,他就是山崎洋一的助手。城户有好几个助手,因为房间热,一个助手就拿了个硬纸壳给我们扇风,扇了一会他也累了,就到处翻,结果发现在那个房间的角落里有个电风扇,可是这电风扇没风扇叶片。城户的助手很聪明,很能想,直接用硬纸壳和绷带剪子剪了一个风扇的叶片出来装上了,但是那叶片因为没弧度,只能转却没风。不过这个大家都觉得很可乐的,一起给他鼓掌,距离就拉到一起了。后来他助手用绷带把硬纸壳缠起来,弄了个弧度,就有风了,大家又这个乐。”
    城户康裕上一次KO了徐琰,这次和周志鹏一个房间感觉怎么样?
    周志鹏说:“语言不通,就是见面点头打招呼,感觉城户这个人很幽默,很会开人玩笑,他看起来就很贼,和打拳一样狡猾。发布会的时候他穿得很潮,觉得我们亚洲这四个人他最潮了,还戴个大口罩……李星玄的教练会说中文加油两个字,我比赛上场前,他也给我喊了加油。我们三个人是李星玄先上去比赛的,他赢了,在擂台上看着很威风,我在后台看他下来的时候一瘸一拐的,打得还是很辛苦的。”
    周志鹏是第二个上去比赛的,因为当时阿林和奈德都在前台有工作,所以帮助周志鹏做赛前准备的工作就交给了罗马尼亚选手奥拉尔的教练,周志鹏说:“是那个教练临时给我做了做护理和热身,帮我进行了推油,他很热心而且敬业,还给我讲怎么打,也说了很多,不过当时只能临时领会一些。”
    MAX16强,最有人气的肯定是两大冠军播求和安迪-苏瓦了,周志鹏和他们俩有什么互动么?
    周志鹏说:“播求的比赛比较早,是第二场,他上场的时候和他碰了碰手套说GOOD LUCK,他一会就下来了,好像没打一样,我当时还以为他对手弃权了呢,这么快就下来了,他回来也和我说了好运。”
    安迪和城户的那场比赛打得很惨烈,安迪打完之后,在休息室和我合影,他站起来感觉也消耗很大,很困难。安迪问我你是中国的,我说对,他说希望能够到中国来比赛,他很喜欢中国。我说WELCOME to CHINA。安迪表面上以为他很牛,那么出名,以为他很难接近,其实运动员越是水平高,越是平易近人的,很随和的一个人。他的腿和城户拼得很凶,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他的眼睛也被开了。”
    城户打完比赛是不是很沮丧?
    周志鹏说:“城户赛后直接坐轮椅上站不起来了,是被推出的赛场,扶着回的酒店。在酒店吃东西的时候,他坐在沙发上,我过去和他合影,他起身都很困难,起身非常慢,擂台上看着没事,但是看得出他打得非常努力。”
    记者问脸上很干净的周志鹏说:看来你算是受伤少的啊?
    周志鹏说:“我是拳击出身,我的面部防守比较到位,还比较好,其实我以前打武林风,每次打了之后腿都会肿得像馒头一样,这次腿没事,说明我在这上面进步了。(新浪体育 周超)   

问题咨询培训教育微信扫码官方商店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