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赛事 | K-1规则 | 培训教育 | K-1商城  Language
banner主图

K-1培训认证申请

合作伙伴

首页 > 新闻报道 > 官方新闻

K-1外籍教头教招式由简入繁 张开印讨问出拳理念

2013年12月13日 0:25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

    12月9日,“中国自由搏击联赛”和“K-1中国”一起在佛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举办2013自由搏击盛典。国际知名的格斗品牌K-1将把自己的世界MAX8强战拿到12月28日的佛山举办。周志鹏将在中国主场挑战泰国的两届冠军播求,而中国散打的代表人物张开印将首次参加国际品牌组织的踢拳比赛。
    由于中国散打普遍不重视拳法,而中国选手在泰拳上也只是初堪门径,类似拳击的抱架方式都有欠缺。因此K-1中国再次邀请了总教头阿林到中国来开办训练营,帮助中国拳手提高水平。这一训练营安排在了佛山从12月10日开始,为期17天时间。
    12月10日,在第一天的训练中,进行了上下午两练,上午阿林因为参赛的队员中有人的体能不足,而发了火。然后和K-1中国的CEO杨燕姬女士协商,最终把K-1的训练营放在了佛山,放弃了返回北京的想法。

 

跑步越跑越精神
    11日,记者观看了队员们的半天训练,感觉获益良多。
    早晨7点半,所有的队员都来到了餐厅吃饭,本来训练要从8点半开始,但是由于下榻的酒店餐厅从7点半才营业,所有的早茶点心都是现做,因此直到8点45才吃晚饭,15分钟后抵达佛山岭南明珠体育馆里的中体倍力健身房,这里有非常好的身体训练器材,并有一个标准的拳击训练台可供使用,不过并没有拳击沙袋或者手靶。
    K-1在佛山的训练营分为上下午,上午在这里进行练基础,而下午则是在一个小的私人俱乐部里进行打手靶等实战演练。
    早上9点15分左右训练开始,队员们中有的人还没醒过来,不断打着哈欠。阿林将他们全部轰上了跑步机,第一件事情就是跑45分钟。机器被固定到了一小时8公里的速度,这个速度并不快,比起帕奎奥在菲律宾早上的跑步40分钟10公里来要慢了不少。
    阿林叫参加集训的张开印、周志鹏、谢雷、韩开湖、李宁和孔洪星都穿上双层衣服,告诉他们说,你们不能穿太少了,因为你们早上吃的比较多,第一件事情是跑步出汗,先要把自己跑精神了。
    随着令下,队员们开始进行匀速慢跑,10分钟后,所有的人都进入了状态,越跑越精神。从跑步的频率来看,周志鹏和张开印的体能状况最好,谢雷因为在北京已经和阿林练了2天的大运动量,也很不错。不过其余的3名选手中有人跑了20分钟就不得不修改自己的运动频率,降低了跑步机的速度。
    张开印在事后告诉记者说,他在北京体育大学上学,因此训练也不是很系统。只是为了备战12月8日在北体大进行的“白各庄影业杯”海峡两岸联队VS亚洲国际冠军的武术搏击对抗赛,因此训练了15天,所以目前正好接入K-1的训练,这才不感到什么吃力。

 

教招式由简入繁
    跑完45分钟后,第一阶段的训练就结束了,所有的选手内衣都湿透了,出了一身汗。
    阿林要求进行完3分钟的整理和喝水后,进入了基本动作练习。第一个动作是抱架前进,注意脚下平衡的移动。前进时一定要前脚掌着地,向前顶着走。
    第二个动作则是第一个动作的延续,只不过这次要求一名选手在对面支撑住对手的抱架,不让他前进,两人顶牛。在职业赛事中,那种沾之即走的游击式打法和战术是没有市场的,也不会让选手得到裁判的印象分。只有抱紧拳架,顶着向前打的拳手才有机会。而这个训练就是练选手抱架向前顶的能力。张开印和韩开湖一组、周志鹏则和谢雷搭档,李宁则和孔红星对阵。
    第三个动作是抱架防守,阿林要求选手们戴上不用缠手的拳套,只进行轻击训练,并且要求轻击的速度放慢。击打的时候是一个三连击,但是主要训练的是抱架的防守选手,因为他要用自己的抱架外手臂前端和肘去迎击对手的出拳线路。不是被动的接对手的拳,而是主动地用自己的抱架外侧去挡。然后这些动作逐渐加快,最终加快到了一个3连击+2连击,并且要求击打者出现变化,比如在打上面的同时,也要打平勾,打肋部。孔红星和李宁两个人打得很热闹,出拳呯呯的,也逐渐加上了力量,显然两个人都很硬朗。
    进而第四个动作是对对手进攻中的躲闪。即对对手在连续2-3连击主动防守后,突然一个侧向转向,转到侧面后出拳或者出腿。然后变成了一方进行连打,进行主动防守,抓对手的打击节奏,在对手连续2-3连击,或者几次连击后,抓住对手退出的节奏突然发动反击。
    从这几个动作看,阿林教的主要是一个反击的时机。他的所有动作都是建立在稳固的抱架防守基础上的,在训练中,有的队员拳击抱架不准,出拳的时候另一只手不能回到脸侧进行防守,都会被他叫停后修改。此外,阿林还强调打反击的狠和快。
    随后的所有动作都是围绕着抱架防守后的反击进行的,只不过在反击中加上了更为复杂的拳腿配合,拳膝配合,就这样由简入繁,将一套最简单的技术由顶抱架练到了复杂的抱架后突然反击。
    从训练的过程看,散打出身的谢雷平衡感很好,他的回旋腿和回旋拳都打得很稳定,出腿回旋后站的很稳。相比之下,拳击手出身的周志鹏在回旋腿出腿后,容易左右后倒。而张开印在抱架的防守和出拳上非常有根底,阿林很快就明白了这些拳手谁的拳架根底好,多次叫张开印出来帮助模拟自己的动作。周志鹏因为在上一次16强晋8强的时候,也和阿林训练过,明白阿林的一些动作要领,因此他也经常被阿林叫出来示范。
    这种招式的模拟大约进行了60分钟时间。在最后阶段,选手们的出拳越打越快,也开始加力,不过出腿和膝盖的时候还是会注意一些力度,点到即止。
  


动感单车的放松
    前两个单元结束后,阿林将6名选手带进了动感单车室,让拳手们骑上动感单车,他将自己的手机设置成了一个特殊的读秒器,开始看着读秒器,要求选手们放松骑车。
    当2分30秒过后,阿林一声大叫,所有的选手都必须拿出吃奶的劲来拼命蹬车,这时候就听着房间里一群老爷们撕心裂肺地大叫,然后猛骑自行车,这样的迅猛骑车持续了45秒后,阿林又要求选手放松2分30秒,再进入下一轮“疯狂的赛车”活动。
    因为拳赛是以3分钟为一回合,中间有1分钟休息时间。看得出,这是阿林在以一个回合的时间为依托,要求选手们在一回合中获得一次爆发出全身猛烈打击的超值力量。这种变速的动感单车训练整个过程为20分钟左右,下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选手都已经感到脚虚,甚至有一名拳手自己感到出现了轻微的抽筋现象。
    记者很是担心,因为K-1中国没有给选手们安排按摩师,天天这么训练的话,如何进行恢复呢?没想到,阿林让队员们两人一组爬在擂台上,互相进行脚踩和按摩帮助恢复疲劳。这既是让选手们互相帮助,也是培养兄弟情义。
    大约10分钟的互相按摩结束后,所有选手都坐在擂台上,跟着阿林做起了关节放松操和拉抻,别看阿林身材魁梧,有200磅以上的块头,但是身体柔软之极,他在左右脚正面岔开的情况下,能够把自己的头部扳到脚上,不得不令人感到佩服。

 

 

张开印讨教出拳理念

     所有的训练大约在11时45分结束,最后进入了交流时间,张开印提议让阿林说说如何出拳,因为中国散打选手的拳法普遍不好,在中国赛场上,拳腿摔的比例几乎到了2比4比4的程度。而在K-1赛场上,拳腿膝的比例为6比3比1。张开印是中国散打选手中极少见的拳法高手。这也是武管中心不断用他打外战的原因。
     阿林站起来摆了一个出拳的姿势,他的抱架每次都能在头上形成一个很好的防御角度,并且紧贴自己的头部,右前腿弓步,前脚掌着地踩得很实,腰部弯曲,腹部向里收,而后脚支撑则是半个脚掌在地面上,向前的颠步也是在一步一步地走,每次都是前脚掌踏实。
     阿林说,所有的出拳、重拳都是建立在你下盘稳固的基础上的,只有下盘稳固才能打得出重拳来。
     今年中国的奥运冠军邹市明进入职业拳击后,他的第一个改型就是从以前的游走海盗式打法变成职业拳击的打法。以前海盗式打法、业余拳击打点的最重要标志就是双脚前脚掌着地,这样才能灵活移动,不断游走。所以中国业余拳手只能打刺拳和直拳,很难打出贴近对手的上勾和中段的平勾。而在罗奇那里,始终要求邹市明放低自己的身子,要弯下腰去,保护腹部,双脚着地,这样才能打出左右的横向平勾,或者上勾。这样的拳才有杀伤力。
     至于K-1教头阿林教的后脚掌半着地,也许是和踢拳的特点有关,因为踢拳要随时出后腿来进攻或者防御对手的腿膝吧。
     值得注意的是,在训练中,一次踢腿的时候,中国选手正蹬采用了从下向上用前脚掌点踢对手。阿林叫停订正了这个做法。因为从下向上踢的话,拳手的脚背会踢到对手正面抱架下面的胳膊肘上,这样容易出现脚背骨折,所有的正蹬都要从自己的正面脚底全脚掌蹬出去,而且要瞄准对手的抱架下方柔软的腹部狠蹬。
     在现场观看训练的K-1赛事编成和选手选拔总监奈德在自己的平板MINI上找了一个K-1 GP比赛中、正蹬KO对手的视频给拳手们看,让拳手们加深了印象。
     这样,整个上午的训练大约在12时结束,而这只是一天训练的一部分,下午还会有打靶练习。
     训练结束后,谢雷有些感慨地认为,17天的准备期有点短,要是有24天的一个周期就好了。而张开印则需要返回北京,因为他是北京体育大学的学生,还有课。对于阿林的训练,张开印表示能学的东西很多,他说:“我们在备战全运会的时候也练得很多,但是感觉实用性并不高,能用的不多。而老外讲的实战性很强,特别是我喜欢打拳和腿,摔我不擅长,因此他讲的很多东西给我的帮助很大。我需要回学校去请假,然后过来跟这个老外好好练练,如果以后我当老师的话,我觉得他教的会很有用的。”   (K-1中国特约 周超)

问题咨询培训教育微信扫码官方商店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