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赛事 | K-1规则 | 培训教育 | K-1商城  Language
banner主图

K-1培训认证申请

合作伙伴

首页 > 综合信息 > 历史战将

腾军:品尝K-1的第一个中国人 五上擂台无人能及

2013年08月17日 15:21

    个人数据:1973年5月8日出生、身高1米83、体重90公斤
    技术类别:散打
    参赛级别:GP无差别级
              1999年 K-1 Spirits’99魂之战 ——日本、亚洲区预选赛 8强
              2000年 K-1 Survival 2000 ——日本、亚洲区预选赛 4强
    胜负关系:1999年  滕军胜萨达 2比0非一致判定
                                滕军负天田广美 0比2非一致判定
                    2000年  滕军胜林伸树   延长2回合3比0一致判定
                                滕军胜黑泽浩树 延长1回合3比0一致判定
                                滕军负天田广美 0比3一致判定告负
    隶属关系:中国国家体育武术运动管理中心派遣

  腾军是第一个品尝K-1赛事的中国人。
    1999年8月22日,受K-1事务局的邀请,腾军参加了在日本东京有明赛场进行的K-1SPIRITS’99魂之战。这场比赛并非是世界16强战,而是作为日本选手参加GP赛事的预选赛,选拔出成绩最好的两名日本选手参加世界战。此外,也邀请了一些外国选手前来进行考察,相当于亚洲预选性质。比赛都是在一天之内打完的。一共进行了18场,参加16晋级赛的16名GP级选手中就包括中国的腾军,当时能坐10000人的有明赛场爆满,和现在的安排不同,当时的比赛安排是半决赛之前都为2回合3分钟比赛吗,时间较短,这就要求选手打得更为紧凑有效。
    腾军是连云港人,1973年5月8日出生,身高1米83,体重90公斤,这在GP级选手中只有不到200磅,体重较轻,在GP的比赛中较为吃亏。
    他的首个对手是泰拳高手萨达-凯松里特。萨达曾经拿到过泰国两大拳馆之一伦披尼的冠军,在1996年的战象大赛中曾经击败过当时还年轻的日本格斗高手武藏(森昭生:1999、2000、2002、2003年日本K-1GP冠军、2003年和2004年世界GP亚军),后来一度成为武藏的训练师。

 

滕军对阵萨达


    滕军是在8月22日作为晋级赛选手16进8的第三场出场的,比赛为2回合每回合3分钟,日本记者高田敏洋对比赛的报道是这样写的——
    中国的散打高手终于登上了K-1的舞台,在去年的大奖赛之后,石井馆长努力交涉终于获得了成功,但是对于中国散打选手的实力在登上擂台之前,难以获得准确的评价。
    为了测试中国选手的真实能力,给他配对选择的是已经适应了K-1赛场的泰拳战士萨达-凯松里特(凯松里特为他所效力的拳馆的名字)。这是一场作为打击格斗技最为简练实用的泰拳和腿法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散打之间的对决,在K-1战场上,究竟这第一战会出现怎样的结果引人瞩目。
    比赛一开始给人最大的感受是滕军身体的力量非常强,他的前进具有压迫力。特别是萨达用泰拳中最为有力的武器回旋踢时,滕军并不是遮挡后后退,反而是更向前踏一步,用右拳进行反击。这并不仅仅是身体的力量,也是一种以距离感让对手的最佳打击失效的方式,显然他受到了很好的训练,这种散打技术在K-1赛场同样具有实用性。
    不过在接近战之后,双方出现了一些接战上的问题,散打是摔法也能够得分的项目,而泰拳的战术特点是抱住对手头部后用膝盖进攻。日本也有很多选手在和泰拳对抗的时候,被对手内围缠斗时使用摔法,但是这种情况下,裁判会很快进入将双方分开,或者给予摔的选手以警告。这种摔在实际作战中很难给予对手合理的进攻,使得对手丧失战斗能力,所以散打选手要在K-1舞台进行战斗的话,显然需要进行专门的训练才是。
    而萨达对于K-1规则和泰拳之间也有差距,比赛中他的一些膝盖进攻在泰拳中也许会给裁判留下印象,但是在K-1赛场却很难影响判定。最终滕军以20比20、20比19、20比19,2比0的非一致判定获胜。这也是中国选手在K-1赛场的首场比赛和首场胜利。

滕军和天田广美在比赛中


    在进行了大约1个多小时的休息后,滕军出阵面对日本选手天田广美。天田广美出生于1973年5月10日只比滕军小2天,外号日本特攻队长,他是业余拳击手出身,身高1米85,当年在和滕军比赛的时候,要重10公斤左右。在2012年新生K-1GP日本战的时候,已经39岁的天田广美还作为16强的选手出现在了赛场上。
    1999年也是天田广美首年参加K-1的比赛,16晋8的比赛中刚刚第二回合KO了龙川翎。高田敏洋报道说——
    天田广美今年首次参加K-1之战,在K-1赛场4战4胜3KO,不过他的实力依旧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这次的16强赛会是对他实力的一次总测试,现在看来,天田广美已经超过了人们的预想。
    和过去的对阵对手相比,滕军的散打技术对于天田广美来说几乎是未知的,本次大会一直以拳法进攻的天田上来先用前蹬和边腿对滕军的活动进行限制,希望看准对手的活动获得有效的拳法打击。滕军则使用散打独特的左右大幅度的开架摆拳,其速度感给人以一发必胜的破坏力。不过在拳法上,天田显然更为老到,他使用直拳不断在内线对滕军进行连打,在距离感上获得了更为有效的击打。
    对此,滕军在第二回合再三使用了摔法对天田进行对抗,虽然在K-1赛场摔法并不是犯规(在当时并不会被减分,不过根据最新版2013规则,散打的摔都是犯规动作,首次提醒,两次提醒后警告,第三次提醒即第二次警告后,就将被扣1分),但是过于频繁的使用摔法还是会被裁判提醒注意,和往常不同,天田广美感受到了滕军的难缠。
    最终的结果是20比19、20-20、20-18的非一致判定,天田以微弱的2比0判定优势获得了胜利,中国散打让人看到了其背后的强大实力,虽然从感情上说,还想多看看滕军参加比赛,不过裁判的判罚应该是妥当的。滕军和这次没能参赛的安虎,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更多的散打选手希望在今后可以多上K-1的舞台来展示自己。
    以上为滕军的第一次K-1之行,中国散打和K-1的第一次接触都有些不适应,中国选手展示了自己的训练水平和能力,但是显然对于职业赛事的规则还需要更多的适应。此外,滕军在K-1赛场展示的摔法虽然不得分,但是中国散打的快摔和实用性还是给现场的日本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引起了现场的惊呼声。

滕军对阵林伸树

 

    2000年5月28日腾军作为外派选手再次代表中国赴日本,参加K-1 Survival 2000,这次的比赛地为北海道综合体育中心,现场观众9200,这一赛事和上次的一样,为亚洲预选赛级别的,而非世界GP战。
    滕军的首个对手是日本德岛县出身的林伸树,他在上一次99的比赛中最后进入了决赛,但是负于了武藏,没有和滕军对战。不过作为日本的GP亚军,林伸树获得了参加1999年世界战的资格,当时对阵表已经安排完毕,他的对手是传奇人物安迪-福克。但是在比赛开始前,林伸树于训练中骨折,只能放弃参赛。
    由于是去年的日本GP亚军,所以滕军这场比赛是当日最引人瞩目的一战。结果他打了两次加时,最终3比0一致判定击败了林伸树,进入了下一轮。林伸树身高1米90,体重115公斤,比滕军重了20公斤以上。
    2000年的比赛和1999的比赛相比,赛制出现了变化,不再是一天决出冠军,而是采用了后来的两阶段晋级赛制,第一次16晋级8强,随后8强选手再捉对厮杀。因为当日的比赛就一场,所以回合数也变成了3回合每回合3分钟。
    滕军是当日的第8场比赛。日本记者井田英登、薮本直美报道说——
    经过1年之后,滕军再次参战,上一次他虽然判定输给了天田直美,但是击败萨达让人们看到了他的潜在能力。第一回合滕军在跑动中打出了勾拳,而林伸树用膝法对抗。滕军对对手的躯干打击显示出了领先的优势,不过滕军在比赛中两次搂抱对手受到了警告,但是似乎在裁判的打分判罚中并没有被计算扣分,结果双方3回合结束后战平。
    比赛进入第一次延长战,滕军在比赛中不断以压迫性进攻获得自己的优势,而林伸树则认为自己在前面的比赛中已经获得了胜利,情绪受到了影响,结果失去了对比赛的集中注意力。第一次延长判定,比分为10-10,10-9,10-10,1名裁判判罚滕军获得胜利2人认为战平,结果不得不进入2次加赛。
    第2次加赛后,滕军以10-9,10-9,10-9的3比0判定获得自己的第二场K-1胜利。赛后林伸树对判罚表示了不满,认为滕军在比赛中消极控制搂抱自己被场裁警告,但是最终的判定却没有反应这一结果。
    要知道当时K-1赛场上的裁判都是由日本人担任的,因此滕军的胜利一方面说明他具有的实力,二是当时日本K-1希望推广自己的赛事扩大影响,此外作为东道主的日本亚军被判失利,也从另一方面反应出K-1赛事立求公平性的一面。

滕军对阵黑泽浩树

 

    亚洲16晋8之后,滕军在7月7日参加了8强决赛,这次的比赛是在日本宫城县综合体育馆进行的,滕军的对手是来自黑泽道场的空手道拳手黑泽浩树。
    黑泽浩树出身于日本的极真空手道,是一名“横练”选手,虽然只有1米74,但是体重则有88公斤,这也是滕军进入K-1后第一次碰到比自己体重小的对手。而且黑泽出生于62年,比滕军大了11岁。5月28日之战他也是通过延长战击败另一名日本拳手草津进入的8强。此前的K-1战历只有3战2胜2KO。
    对于这场比赛,日本方面的报道不多,不过和以前一样,认为滕军的犯规较多,在仙台的日本观众助威中,滕军3回合和对手战平,延长1回合后,黑泽明显体能不支,最终3比0判定告负。滕军进入了4强。
    在4强战中,滕军的对手是去年淘汰自己的的天田广美,结果滕军因为不断使用摔法,在第二回合和第三回合受到了警告,在2000年新版规则中,这造成了他的减分,结果被判减了1分的滕军最终0比3判定告负。
    从这个结果看,中国散打在世界流行格斗技前,依旧缺乏系统性的拳法训练,而我们的绝技“摔法”不但不被承认,还是犯规技术,滕军在外战中多次只能靠体能耗到最后获胜,而非绝对技术优势获得胜利,也算是为早期的K-1外战交了学费。
    不过滕军以不到90公斤的体重参加GP比赛以小打大,能够获得这样的胜利已经实属不易了。
    在赛后,滕军曾经接受过中国记者的采访,谈到自己的这段经历,他进行了极为珍贵和真诚的总结,滕军后来总结说:“失利不能只怪人家,也应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们没有长期的(自由搏击)国家队,更没有针对性的长期集训。K-1的特点是节奏慢,但力度重,他们要的是:进攻、进攻、再进攻。而散打则不是,我们要的是快速的攻防,打的是技巧,风格不一样,打起来自然不容易适应。另外人家的膝法用得好,可以击头,杀伤力大,这方面散打技术就比较吃亏。对于很多老队员来说,技术动作已经定形,一打起来很容易用抱摔,这在K-1比赛中就容易被扣分。如果没有更长一段时间的针对训练,肯定适应不了。”
    滕军的这些总结非常形象地说明了职业赛事和业余赛事、散打和K-1的区别。(k-1中国特约 周超)

问题咨询培训教育微信扫码官方商店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