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赛事 | K-1规则 | 培训教育 | K-1商城  Language
banner主图

K-1培训认证申请

合作伙伴

首页 > 新闻报道 > 官方新闻

42岁狱警苦练自由搏击:不会功夫怎制服罪犯

2014年09月20日 22:30

侯威从小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刑警,没想到警校毕业后却成为了一名狱警,且一干就20多年。他曾参与过追捕越狱的逃犯,当面临紧急、突发事件时,需要更为敏捷的身手、一招制敌的技能。

      913日上午九点半,K-1中国训练营一行19名运动员到达体能训练的指定户外(微博)训练地点。远远看到训练营总教练阿林身旁站着一名警察,心想K-1中国能量真大,外出体能训练都得到当地公安如此高度的重视。

这名警察皮肤很白,没有戴警帽,他跟K-1训练营的每个人都很熟,相互寒暄、招呼着。与他距离越近,就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当看到正脸,看到他与歌手张宇极为相似的长脸庞、大眼睛时,我脑中立刻闪现出“狱警”两个字,急忙对摄影师说:“快,就是他,那个狱警!”

狱警名叫侯威,是来自吉林长春的一个监区长,今年42岁,是此次K-1中国训练营破例接收、年龄最大的学员。与队伍汇合后,侯威立刻换上K-1统一的训练服,将鸭嘴帽反扣在后脑勺上,站到队伍里去了

狱警没有“功夫”

92日,哈尔滨延寿县公安局看守所三名囚犯杀警越狱。这起突发事件给侯威再次敲响了警钟。93日他背着训练包就来到了K-1中国设在长春的训练营,这一天正好是开营的日子 从媒体公布的越狱视频看,那名狱警是被囚犯从背后用手勒死的,其实破解这个套路的招数在自卫术、格斗术里很多,但凡学过都不至于丢掉性命。这也是侯威急于赶到K-1训练营学习的原因,因为狱警压根就没有自卫术、格斗术的训练,很多狱警的体育锻炼多为跑步、踢球这样全民喜爱的运动为主。


“他来了就说想要参加这个训练营,说已经跟单位请好假了还说因为哈尔滨那个狱警事情出来后,需要提高自身的战斗力。但我拒绝了他,因为他已经42岁了,我们要的是35岁以下、能打比赛的运动员。”K-1中国总裁杨燕姬回忆道,但侯威完全不为所动,径自动手缠上了绷带。看他如此坚决,杨燕姬破例将他收下,后来她才知道侯威压根没向单位请假,都是下班之后赶来训练的,但看他练得很刻苦也就随他去了。

侯威从小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刑警,没想到警校毕业后却成为了一名狱警,且一干就20多年。他曾参与过追捕越狱的逃犯,但他拒绝透露任何细节,他只说,当面临紧急、突发事件时,他需要更为敏捷的身手、一招制敌的技能。警察分很多警种,一般只有特警、武警会接受格斗等技能训练,其他警种几乎没有这方面的培训,侯威报名参加K-1训练营是个人行为。

“一直都在关注K-1,听说有这么高水平的教练来指导,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要是错过了,恐怕这辈子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他说。


狱警工作核心是预防

哈尔滨三名在押囚犯杀警越狱的做法并不是国内第一起,腾讯体育查找到了许多起越狱的例子:20071030日凌晨,江西兴国县看守所发生八名在押人员越狱潜逃事件;20091017日,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二监狱四名重刑犯在杀害一名预警后出逃;2010131日广西北海监狱服刑人员李声荣脱逃;同年2月,黑龙江省黎明监狱有两名犯人越狱……

据报道,监狱里犯人越狱方式主要有翻越监狱围墙、挖地道、绑架人质和从监狱大门逃跑。不过随着近几年监狱加大硬件投入,5.5米的高墙,墙上万伏高压电,犯人翻墙逃走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于是监狱的监管重点主要是防止犯人挖地道、绑架人质和从监狱大门逃跑。

面对囚犯越狱案件数量的增加,此前有媒体分析说,与警力匮乏有关。警力匮乏在我国是普遍现象,一个狱警少的要带领近20名犯人,多的要带领450名犯人去劳动区,一名狱警根本就管不过来。要想杜绝犯人越狱,狱警就得了解自己所管监区犯人的情绪变化,狱警整天面对的是罪犯,有的还是重刑犯,神经高度紧张,不敢有半点差错。此次哈尔滨杀警逃逸事件就发生在凌晨四点仅有一名狱警值班的情况下,如若再有一名警力,或者拥有基本的格斗术也许情况会有所改变吧。

“监狱工作最难做的就是预防工作,必须要及时发现,这与公安不一样。”侯威告诉记者,他的手机必须保持24小时开机,随叫随到;值班表上他每天工作时间为8小时,每周都有倒休、每年都有年假,不过在他印象中休假似乎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

侯威学自由搏击为防范于未然

注重实战感觉

在参加K-1训练营前,侯威已经在长春某搏击俱乐部学习了一年的自由搏击,并且参加了6场业余自由搏击赛,目前战绩42负。

记得第一次登上擂台时,是在自己刚练习了一个月的自由搏击后,那场比赛被打得很惨,他承认那时技不如人。凭借之前柔道、柔术、跆拳道、摔跤等功底,侯威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已经踢中、击中对手,但却没能威慑到对手,后来他总结出,只有重拳、边腿才是王道,不是花哨的勾踢。

对于比赛,他从未感觉到过害怕,甚至对即将到来的比赛颇感兴奋,他说也许与自己的职业有关,毕竟这么多年一直在一线与囚犯“战斗”。第一场比赛之后,他不断接受挑战,不断参赛,从第三场比赛开始,他迎来了胜利,不过,在他看来胜与负并不重要,因为他不是一个寻求胜负结果的运动员,他是一个积累实战经验的狱警。

“其实作为一名格斗选手靠的不光是技术多好,更多的是动脑子。我身体素质还可以,但跟他们比,我的速度没那么快,我的拳没那么重,但对我来说我要的是会用这个技术,知道怎么用这个技术,还有在这里能够实战,我需要积累实战的感觉。”他说


侯威是个很低调的人,虽然连续三年担任警察内部大练兵的警体教官、参加过大练兵的比赛,但他几乎没有同事知道他在接受自由搏击的训练,他认为这是自我充电,无需让同事、领导知晓,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家人、把工作做好。

下了夜班就训练

率先进行的体能训练是5公里长跑,三人一排并肩跑,侯威站在队伍最后一排的最里面,他的身边是本次训练营最年轻的学员陆启飞。整个长跑训练中他没有说过一句话,前面学员讲了引起哄堂大笑的笑话,他也只是嘴角微微扬起。最后100米,全体成员发起了冲刺,飞速地向站在终点等候的教练阿林冲去,侯威脚步快了一些但并未能超越其他学员,他比他们年长了至少15岁以上,最后一个到达终点。

喝了口水,拿起跳绳,侯威跟着学员们一起进入到了跳绳练习的环节。长跑、跳绳、空拳训练、跑楼梯,两个半小时的训练课就这么结束了。侯威走向自己的车——一辆擦得很干净的白色普通轿车,没有“公安”、“警察”字样,由于预约了采访,他掉转车头与大部队一同前往食堂,要不,他会返回单位或者家里休息,直到下午四点再与学员们一同训练。

侯威总是最后一个,打饭最后一个、吃饭也是最后一个,他还没吃完,圆桌上只剩他一个人了,其他学员早已狼吞虎咽吃完饭,回房间洗澡、睡觉去了。

侯威看上去有些累,眼皮耷拉了下来,“我下了夜班就过来了。”他微微笑了一下,看到被镜头对准,他的手指不安的在腿上动了动,手足无措。

“累么?”记者问。

“还好。”他笑道,声音轻轻的。

“你不怕训练累个半死,半夜接到单位电话?”记者再问。

“我们排班很科学,分前半夜和后半夜,能避开您预计的这种情况。而且我已经练了10多年了,知道该怎么避免这个矛盾。”侯威说,从10几年前他就利用空余时间练过健美、柔道、摔跤、跆拳道、健身,去年开始练习自由搏击,今年有幸加入了K-1训练营,所以他很清楚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避免训练与工作发生冲突。

采访结束时,距离下午四点还有90来分钟,走训的侯威并没有午休的房间,他说他自会想办法,让我们放心。下午四点,身着训练服的他正随着学员训训练着。

以上腾讯体育肖苑梅报道。

 

问题咨询培训教育微信扫码官方商店回到顶部